第3288章 七宗罪归来,天堂的重生!

一颗浩大而荒凉的星球之中,两个身穿道袍的道人御剑而过,然后落在了这星球的中央位置。

“师父,这颗星球真的好大啊……跟这颗星球比起来,我们门派的福地简直就是小不点了。”

看着四周那浩瀚无边,显得无比壮阔,却又无比荒凉的世界,两个道人之中,年纪较小,看起来约莫只有十几岁的少年也忍不住发出了一阵惊呼。

“那是当然了……”

听到那年轻道人的话,他身边那个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道点了点头,随后带着一丝唏嘘之色,说道:“根据门中秘典记载,这颗星球之主曾经也是如同道庭一般执掌一方,至高无上的势力,只是后来遭逢了那场天地大劫,才就此没落,只剩下了这颗荒芜的死星。”

“师父,传说中的那场天地大劫,真有这么可怕?”

看着自己师父脸上的复杂神色,那年轻道人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要知道他们所在的门派哪怕是在道庭之中也能排的上是前十之列的超级势力,可是他们实力所占据的福地世界跟这一个巨型世界相比起来实在是如蚁象之别,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难以想象,一个如此强大的实力为何会在那一场所谓的天地浩劫之中彻底泯灭,只剩下这颗荒芜而巨大的星球。

“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势力的更迭,还有之后的一场场战乱,有关于天地大劫的记载已经百不存一,只剩下一些只言片语,但哪怕只是从这一点点的记载,也能看出当年那一战是何等的残酷和可怕了。”

听到那年青道人的话,那老道长长地叹了口气:“据说那一站中,光陨落的斩三尸强者就超过了百数,而界主强者更是数不胜数,甚至还有仅存于传说中的混元强者身陨其中。除此之外,诸天诸界所战死的其他强者和生灵更是以亿万万记,无数文明彻底毁灭,断了火种。”

说到这里,那老道也是摇了摇头,道:“还好那一战是道门胜了,留了一些火种,所以虽然元气大伤,但是这么多年以来,这大千世界也算是恢复了一些元气,但跟曾经的辉煌相比,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重现当年的修行盛况。”

“师父,总会有那一天的。”

看到老道面露对曾经修道盛况的憧憬,那年轻道人安慰了他一句,随后好奇的问道:“对了,师父,你还没有告诉我这个星球曾经叫做什么名字呢?”

“我也不知道,有关于这个星球的一些记载已经在战乱中遗失了……”

老道摇了摇头,道:“不过我们门派没有不代表其他门派没有,如果有机会的话,说不定你能找到这个已经遗落在历史中的名字。”

“天堂!”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却忽然从这两个道人的身后响了起来:“这个世界,叫天堂!”

“什么?”

听到从身后响起的声音,那两个道人都是悚然一惊。

如今虽然已经不再是那秩序崩坏的黑暗纪元,道庭也开始重建和执掌天下,但毕竟才刚刚结束混乱,各种危险依旧存在,如今被人贴近身后却不自知,如果他们身后之人对他们两人有恶意的话,只怕他们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不过那老道毕竟也是经历过不少风风雨雨的,所以如今心中虽惊,但却依旧很快压住了内心的震惊和恐惧,深吸一口气,一边转头,一边笑道:“道友有礼了,贫道乃玄玄洞天门下诸暨子,敢问……”

然而,就在老头转过身的瞬间,他嘴里的声音却忽然顿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双眼睛。

那是一双何等冰冷,何等可怕的眼睛,他诸暨子曾经经历过黑暗纪元,也算是身经百战,见到过的强者数不胜数,可是却从来没有见到过谁有这么一双可怕的眼睛。

这眼睛之中仿佛充斥着无尽的杀机和毁灭一样,哪怕他诸暨子已经是摸到了斩三尸之境门坎的强者,放眼这大千世界也称得上是略有名气,可是在见到这双眼睛之后,他却依旧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仿佛都被冻结了一样,连思维都停止了运转。

在这一刹那,他感觉自己仿佛已经死了。

仅仅只是一眼,他就已经死了。

“好了,愤怒,你吓到别人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柔和的声音却忽然打破了这种死寂。

这个声音之中仿佛充满了一种神奇而强大的力量,瞬间让灵魂和思维都被冻结的诸暨子就像是人当头浇下了一盆温水,又像是被人扔进了温泉中一样,灵魂开始复苏,思维也开始慢慢运转了起来。

而直到此刻,他思维慢慢运转,他才看清楚眼前的情况。

原来,此刻无声无息出现在他们身边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有整整七个。

这七个人容貌,神态和气质都完全不同,其中为首之人黑发黑甲,看起来约莫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可是浑身上下却仿佛蕴含着一种无穷无尽的杀机和力量,哪怕只是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也足以让诸暨子如同背负大山,呼吸困难。

而他身边的那个小徒弟,更是已经被吓得呆愣在了原地,呐呐不言。

“呼,总算是回家了。”

而就在诸暨子和他的徒弟被那黑甲男子的杀机给震慑得无法言语,呼吸困难的时候,另外一个身穿一身休闲装,手上拿着本漫画,脸上带着一种懒怠之色,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个修行者的男子却是伸了个懒腰,然后对着一个神色温婉的女子说道:“我说欲望,你就由着他去吧,这家伙之前被熊孩子摆了一道,现在那小子又躲起来了,他连发气的地方都没有,自然心情好不到哪去。”

说到这里,那男子又忽然将目光移到了诸暨子和他徒弟的身上,挥了挥手,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小家伙,我们大人要忙了,你们就先回家喝奶去吧。”

嗡!

随着那男子话音落下,诸暨子只感觉到一道蓝光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居然就已经回到了自己门派所在的洞天福地之中。

“这是……”

看着眼前熟悉的世界,诸暨子的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师……师父……”

与此同时,被一同传送回来的诸暨子徒弟也是在一边露出了困惑和不解之色:“我们怎么回来了?刚刚那不是在做梦吧?我记得我们好像是用了很多次传送阵传送到了那个遗迹星球的啊……”

“这绝对不是做梦……”

诸暨子摇了摇头,面露骇然之色:“这是有人用大法力把我们直接送回老家了!”

“不可能吧?师父!”

听到诸暨子的话,他的徒弟也仿佛是被火烧了屁股一样直接一跃而起,满脸震惊和难以置信的叫道:“我们可是花了整整半年的时间,经历了19个传送阵才赶到那个遗迹星球的啊,怎么可能会被人一下就送回来呢?”

说到这里,这徒弟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一样,继续叫道:“对了,师父你不是说我们洞天福地有禁制保护,没有人打开禁制,任何人都无法从外界传送进来的么,那这就更不可能了啊!”

“除非,那个人的力量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极限……”

诸暨子沉默了许久,才声音艰涩,甚至是带着一丝颤抖的说道:“也只有如此,才有可能化不可能为可能。”

“可是师父,这天下间不可能有那么强的人啊。”

听到诸暨子的话,那道童摇了摇头,道:“掌门师祖不是号称天下十大强者之一么,只怕他老人家也做不到这一点吧?”

“没错,如今的天下的确不可能有这么强的人。”

诸暨子摇了摇头,然后深吸一口气,道:“除非,这些人不是来自于现在的强者。”

“什么?”

听到诸暨子的话,那道童愣了一下。

“我在门中记载中看过,在曾经的天地大劫之中,有一批极为可怕的强者失踪了,生死不知。虽然这些年来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死了,但刚刚我们看到的那几个人,似乎跟这些记载中的可怕强者有着几分相似。”

诸暨子回忆着自己曾经看到过的一些秘典,随后咬牙说道:“不管这些人是不是曾经天地大劫中的那些强者,他们的实力都绝对已经强到了我们无法想象,更无法匹敌的地步。如今这些人忽然出现,这片天地,只怕是要变天了。”

说到这里,诸暨子也再也按耐不住,直接向外走去:“不行,我必须要把这件事告诉掌门!”

“师父,等等!”

看到诸暨子那严肃的神色,这道童也终于明白事情的严重性,随后立刻跟着诸暨子一同向外走去。

与此同时,那个诸暨子最终的遗迹星球,也就是当年的天堂界之中……

“堕落,你知道刚刚那两个家伙是从何而来的么,你这么随手一扔,别把别人扔到什么天涯海角回不去了啊。”

看到骨皇随手将那两个道人弄走,欲望忍不住说了一句。

“开什么玩笑,这点小事朕怎么会弄错。”

听到欲望的话,骨皇挥了挥手,道:“这两个家伙短时间内穿越了不少传送阵,我只是沿路把他们送回去罢了,不会有事的。”

“呵呵,反正有事也不关你的事,是吧。”

听到骨皇的话,骄傲撇了撇嘴,道。

“呔,刁民,岂敢如此跟朕说话。”

听到骄傲的话,骨皇摆出一个京剧里面的POSS,指着骄傲斥责道。

“刁不刁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你再这么装逼,你马上就要被人打成傻逼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旁的嫉妒却是忽然笑嘻嘻的说道。

“……”

听到嫉妒的话,骨皇立刻反应了过来,转头看了一眼面前沉默不语的愤怒,随后咽了口唾沫,小声说道:“切,怕他不成,打不过我难道还躲不过?”

“别忘了愤怒如今的杀戮之道已经更上一层楼,就算你虚实空间之道神庙莫测,也未必躲得过他那必杀一剑。”

看着骨皇那硬着头皮的样子,懒惰也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好了,快点把这里事情搞定,然后开饭吧,我饿了。”

另外一边,暴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

“是啊,搞定了这里,估计熊孩子那边也已经把灰烬和瑰洱复活了。”

贪婪点了点头,道:“还有小寇,如今也差不多复苏了。”

“前提是熊孩子敢出现,他就不怕愤怒揍他?”

骄傲撇了撇嘴:“别看那家伙现在是天道,真打起来,他也未必刚得过现在这个状态下的愤怒。”

“是啊,愤怒这家伙,简直是个变态,明明不是天道,却另辟蹊径,甚至掌握了能够威胁到天道的力量……”

提起这件事,骨皇也忍不住看了眼愤怒,随后声音也变得更小了:“不然的话,我也未必打不过他……”

“好了!”

就在这时,沉默许久的愤怒忽然开口了:“时隔多年,终回故地,我们也是时候履行曾经的誓言和承诺了。”

“是啊,是时候了。”

听到愤怒的话,哪怕是最为懒散的骨皇,此刻也忍不住神色一肃,点了点头。

“既然曾经的天堂因为我们而毁,那我们就要让现在的天堂,因为我们而生!”

放眼望了四周那浩瀚而荒凉的天堂界一眼,愤怒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之色,随后放声喝道:“从今日起,天堂界重立于世,天使一族永不为奴,我要让这亘古宇宙,响彻我们天堂与天使的名号,我要让那被遗忘的历史,重新闪耀于时间的长河!”

“转死为生,灵气烟花!”

轰隆隆!

随着愤怒话音落下,一股股玄奥的力量忽然从他体内激荡而出,然后以惊人的速度朝着整个天堂界席卷而去。

这股力量所过之处,原本已经没有了任何灵气和神机,恍若一颗死星的天堂界中也忽然开始重新焕发生机,一股股磅礴的灵气开始从星球之中涌现,并且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暴涨起来。

“接下来该到我了,生命灌溉,善恶协调!”

与此同时,嫉妒也是忽然出手,两颗种子从他手中激射而出,然后以极快的速度环绕天堂界,飞到了星球的两面,扎根于大地之中,分别长出了一颗生命树和善恶树。

随后,生命树和善恶树迅速生根发芽,不断生长,并开始吞噬和转化这天堂界中新生的灵气,将其变得更加精纯,并转化成了各种不同的力量。

“该我露一手了!”

下一刻,懒惰也是一笑,随后双手挥动,数以万计的光点从他掌心之中激射而出,落于各处,最终化为了各种不同的生物和植物,并且迅速生长,繁衍,分裂,几乎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让这荒凉而磅礴的星球上充满了生机。

而其中更多的,还是那些初生的天使,只是这些天使都仿佛只有躯壳没有灵魂一样,在原地一动不动,显得有些呆滞。

“我说,一切的生灵都将充满智慧!”

“灵魂祝福!”

随着那些天使的“躯壳”成型,骄傲和欲望也同时出手,随后一道道灵光注入到了这些躯壳里面。而随着这些灵光的注入,这些天使的躯壳眼中也渐渐有了神采,脸上也开始有了表情。

“搞定,那些牺牲者的灵魂都被注入重塑的肉身了。”

看到这一幕,欲望也是松了口气。

“哈哈,还有我。”

看到欲望和骄傲将曾经那些战死天使的灵魂注入到了那些躯壳之中,贪婪也是长笑一声,随后身上光明大作,激射出一道道光注入到了那些天使的体内,让他们体内的力量变得强大而纯净,原本还脆弱的身体也开始逐步变得强韧了起来。

他的光明力量如今已经到了化劲,甚至是能够转化成生机,再加上这些天使的属性本就是光明,所以他的光明之力对于这些初生的天使都是大补之物。

“最后还是要看朕的吧,哈哈!”

最后,骨皇长笑一声,双手挥起:“虚实变换,扭转乾坤!”

嗡嗡嗡!

伴随着骨皇话音落下,一道道蓝色的光辉也开始在这天堂界内外各处不断闪耀。而随着这些光辉的闪耀,一颗颗卫星也开始重新环绕于天堂界附近,而天堂界之中也开始出现各种建筑和山体,让原本因为大战而几乎被毁的天堂界重新变得完整了起来。

“干得不错!”

看到这一幕,极少夸人的愤怒也忍不住点了点头,随后眼中闪过一丝精芒:“从今日起,我们天堂界便重新立足于世,而这个世界也应该恢复应有的秩序了。”

“想法不错,不过只怕会有人不服,不想看到我们天堂界崛起啊。”

听到愤怒的话,骨皇在一边撇了撇嘴,道。

“等到了那一天,他们自然会服的。”

愤怒冷冷一笑,然后放眼星空深处:“更何况,还有那个熊孩子在呢。”

听到愤怒的话,这大千世界的灵气甚至都动荡了一下,仿佛受到了某种惊吓一样。

“好了好了,好不容易度过重重劫难,重新回来,大家就安分点吧。”

看着愤怒那冷冰冰的样子,欲望笑了笑,道:“还有,愤怒,你再这么吓熊孩子,只怕他就真的不敢再出现了。”

“呵呵,他不出现,大不了我去找他就是。”

听到欲望的话,愤怒不以为意的说道:“我也想试一试,如今的我,是不是真的能以一己之力战胜他这个所谓的天道。如果可以的话,呵,楚旬不是说当年还有人在暗中暗算我们吗?既然如此,那我自然也要给他点回报了。”

“你啊你,永远都是那么好斗。”

听到愤怒的话,欲望摇了摇头,道:“随你了,反正我们七宗罪是一体的,而且楚旬他们也在找那个家伙,到时候真找到他的话,我们再跟他好好斗上一场吧。”

“没错,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听到欲望的话,一旁的贪婪也是笑了起来。

“好,那等这里一切稳定,我们就去找那个家伙,与他斗上一斗。”

听到欲望和贪婪的话,愤怒的眼中也浮现出了强烈的斗志。

随后,他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忽然一翘:“就是不知道,我和楚旬那个家伙,到底是谁会更快踏出那一步,找到那个家伙了。”

“喂喂喂,各位,别忘了现在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呢,别聊天了好么?”

就在这时,一旁的骄傲打断了愤怒和欲望等人的聊天。

“好,大家都忙起来吧。”

听到欲望的话,愤怒也是回过神来,然后开始继续处理天堂界有关的事情。

而在愤怒等人的经营之下,那个曾经执掌了大千世界一方,随后却又彻底覆灭的天堂界,也终于又一次开始变得生机勃勃,而且越发强大了起来。

喜欢无限进化请大家收藏:()无限进化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