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第七基地

在研究别人和被别人研究之间,周志强很明智的选择了前者。越是职位高的人,越是怕死,毕竟走到那么高的位置,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和代价,如死了,就一了百了了,所有的梦想和期望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他是第五坛的坛主,这个基地的最高负责人,他不死,按照如今的寿命,他还能活至少80年。

花花世界,比面子更重要。

《地下王庭》对付敌人最厉害的手段有三,手下的人被长期催眠,近乎不怕死,遇到敌人,无所畏惧。肌肉、骨骼经过强化,通解神经被斩断,不惧疼痛,第三就是后脑勺的芯片,这也是最可怕的地方,打不过敌人的时候就自爆,近距离下,几乎没有人能躲得过。

但是很遗憾的是,芯片是遥控的,在火星的暗物质小时之后,火星发生了巨大的电话,所有的无线电都失灵了,《地下王庭》就没办法遥控爆炸了。

若非如此,《平安军团》绝对没办法这么轻易取的胜利,攻其不备,并不算什么很有利的条件。

《地下王庭》还占据地利呢。

此外,《地下王庭》败的那么快,还有一个因素,科研的速度没有跟上进化者的进化的速度。火星上,灵气日益浓厚,所有在火星上的人和物都受益了,其中进化者受益要大于普通人。

薛爷、李黑水、藤蔓人、野猪人等高手的实力每天都在进步,不能说一日千里,但是这种进步在末日之前是无法想象的。

现在的一个月,等于之前的三五年。

《地下王庭》的进步只有靠基因药水,在药水没有升级之前,实力就停止了。当然,不是说基因暂时就不厉害,都是黄金级初级到黄金级巅峰期的实力,这种战士不管放在哪里都是精锐,但是对上一群黄金巅峰甚至圆满,还有的人半只脚已经踏入了传送,那就相差有点大了。

几乎是获得了一座完整的基地,以科研为主的基地,这让《平安军团》的科研力量一下子涨大一倍。

《地下王庭》的基地是花了重金打造的,里面的很多设备都是从地球购买的,先进程度领先火星数十年,《地下王庭》不缺设备机械,缺的是人才。毕竟是不合法的组织,人才只能靠掳掠,数量少不少,掳掠的人才后遗症很多,很多人都不是真心工作,核心的东西都是藏着掖着的呢。

本来人才就不多,可能还不是顶级的,还藏着一半,这样能研发出厉害的药水才怪。这就是《地下王庭》面临的最大一个难题,他们想炼制世界上最强大的基因战士,想打造出超人,最后的结果只是打造出了一批比兵王厉害的战士。

强是强,但是还处于能够接受的范畴,那种飞天遁地,犹如超人的存在,始终无法研发出来,使得《地下王庭》只能一直窝在暗中,不敢现身。

周志强为了活命也是豁出去了,把知道的东西都招供出来了。其他的都是小事,但是交通部的一个司长竟然是《地下王庭》的联络人,这件事却让欧阳修睿大为恼火。他以前管理一个市,两个市,三个市……能力过人,最后被刘危安提拔了为全国交通部部长,总管高铁、地跌、高速公路、公路等一系列与交通有关的工作。

司长,职位已经很高了,外放出去,起码是个市局局长的位置。这种人是一旦作恶,损失严重。

“能伪装的这么好,是个人物!”刘危安看了欧阳修睿一眼,笑着道:“你也别恼火,很多事情,好与坏,只是一线之间,事情未必如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是啊,人心隔肚皮,谁也看不准的。”黄玥玥道,她最近在研究阵法。刘危安都没发现,黄玥玥在阵道上的天赋,高的惊人。

他自己的阵道之术是误打误撞摸索出来的,不成系统,没什么规律,没办法教人,所以委托风行藏带徒。

《九宫阁》收徒严格,风行藏没有经过师门同意是不敢收徒的。挨不过刘危安的面子,打算教一点粗浅、基础的东西。当然,这个‘粗浅’也是相对的,对普通人来说,那就十分高深了。

风行藏觉得黄玥玥学两天就会知难而退,这样的千金大小姐是吃不了这种苦头的。但是,让风行藏没有想到的是,黄玥玥对于他教的东西没有一点压力,一学就会,轻轻松松就吃透了。

风行藏是越教越心惊,黄玥玥只觉得好玩,对于后面的内容有些吃力,但是也能跟得上。风行藏到最后说不出话来了,他在《九宫阁》,甚至可以说,整个阵法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天才,数十年难遇,但是和黄玥玥一比,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普通人,没有半点可以自豪的地方。

风行藏出山不是游玩的,是带着师门任务的,任务完成之后,本来是需要第一时间赶回去的,但是带着黄玥玥这个记名弟子之后,见猎心喜,一时间忘记了回去这件事。刘危安乐得如此,自然不会去提醒一下:哎,你该回家了!

阵道看天赋,人才难得,强迫不来,黄玥玥有这个天赋,风行藏又愿意教,这是十分难得的机会,风行藏多留一天,对黄玥玥未来的帮助就大一分。

黄玥玥不不因武功,如果有阵道之术防身,刘危安以后也能放心几分。

阵法之道,博大精深,风行藏记得自己学的时候,每过一段时间,师傅就强制让他放假,放松一下神经,免得脑袋爆炸了。但是在黄玥玥的身上,他没有发现这种情况,黄玥玥的脑袋好比大海,再多的水,都填不满。

这让他胆战心惊,既高兴黄玥玥的妖孽,又担心黄玥玥出了意外,突然到了零界点,这些天,他是战战兢兢,比黄玥玥还紧张,好不容易刘危安下线了,他感觉让黄玥玥放假。黄玥玥平时不肯放假,刘危安一下线,她马上同意。

欧阳修睿勉强笑了笑,让秘术通知司长赖演闲开会,赖演闲没察觉有问题,很快就来了,当他踏进会议室的一刹那,脚步停顿了一下,时间很短,欧阳修睿若非刻意观察着,都发现不了,暗叹赖演闲功力深厚,心志沉稳。

这种人,最适合最卧底,心理素质强大。

“见过总督,见过黄姑娘,见过部长。”赖演闲恭恭敬敬行礼,然后肃立不语。

“叫你来,并非是工作上的事情。”刘危安盯着周志强,这个人太镇定了,若非进门那一刹那的心跳加速了几分,几乎就是一个机器人。

“请总督明示!”赖演闲目光下垂,不敢和刘危安对视。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让你站队,你是要呆在《平安军团》还是打算和《地下王庭》一条道走到黑?”刘危安问。

欧阳修睿和黄玥玥都瞠目结舌,哪有这样审问人的?角落里的李黑水手指挨着剑柄,随时准备出手。

赖演闲脸上的表情从惊愕、不解、疑惑、无辜,最后都变成了平静,如火山喷发的气息也完全沉下去,语气带着几分自暴自弃:“总督是如何发现我的?”

“现在是总督在问你!”欧阳修睿喝道,多少有几分恼羞成怒,赖演闲的气息爆发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消散了,黄玥玥都没有察觉,但是他察觉到了,不敢察觉了,而且感受明显。悲哀地发现,如果一对一,他不是赖演闲的对手。

手下藏着一个比自己厉害的人,欧阳修睿高兴不起来。虽然这个人已经挖出来了,但是他没有惊喜,只有后怕。

回忆之前,不知道多少次在鬼门关路过。

“冷静是好事,但是冷静过头,你不觉得很另类吗?”刘危安问。

“总督说的是!”赖演闲沉默了一下,露出一丝苦笑。

“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刘危安道。一瞬间,黄玥玥明显感觉会议室的气氛变得紧张。

“我喜欢《平安军团》。”赖演闲单膝跪地,随着他的一跪,紧张的气氛消散了。

“原因我就不问了,接下来,你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刘危安问。

“属下明白!”赖演闲的声音带着一丝决然。

赖演闲是《地下王庭》的四大使者之一,主要联络第五基地和第七基地。第五基地被端之事,赖演闲是知道的。他之所以委身交通部,就是因为交通部信息发达,任何动作,只要是大动作,都瞒不过交通部。

但是他不怕,第五基地没人认识他,他每次和周志强联系,都是改变了身份的,周志强是不知道他身份的。

还有一点,《平安军团》对外宣称周志强已经死了,所以赖演闲才没有跑。还有一点,赖演闲在《平安军团》是有正规身份的,出生年月,有据可查,从末日之处,他就在交通局上班,有正当职业的。应聘《平安军团》的一切手续合法,就算怀疑他,也不可能找到证据的,知道见到刘危安的一刹那,他明白了一件事,很多时候,要定一个人的罪,是不需要证据的。

一个小时后,在天风省的信丰市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战斗持续二十分钟就结束了,《地下王庭》又少了一个基地。坛主是一个老头,对《地下王庭》死忠,拒不投降,幸亏冰雪女神跟着去了,一招‘冰天雪地’让老头的动作慢了刹那,要不然,他就引爆了基地的炸弹,那后果就严重了。

根据赖演闲提供的信息,基地下面的炸弹,足够把半个信丰市摧毁,好在有惊无险。

这个基地处于《平安军团》的核心区域,少了这个基地,等于挖掉了《地下王庭》的眼睛,《地下王庭》再想监控《平安军团》就没那么容易了,至少天风省的事情,《地下王庭》是很难知道了。

美中不足的是,根据赖演闲提供的信息,没有抓到其他的使者,很警醒,第一时间离开了,平安战士去晚了一步。

喜欢末日崛起请大家收藏:()末日崛起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