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十分钟后离开(求收藏)

“说得轻巧,但万一撞在那些怪物身上,导致方向偏移,亦或是翻车又怎么办?万一推车跑偏了?如果被铁链钩住呢?”这毕竟是在拿自身小命冒险,大家都显得顾虑重重,不少人提出了异议。

韩斌哑口无言:“嗯,这是个问题,大家一起想办法吧……”

最终众人群策群力,在女会长的建议下,不知从哪里找到一堆钢筋,正好穿~插~进推车的网眼中,在中间留出一个身位的距离,前后保持足够间隔,再用铁丝缠死两边。

很快,两排推车长龙被一根根钢筋固定为一体,韩斌等人可以一个挨着一个站在中央,像划龙舟排成纵列。身体被两边推车保护起来,前后距离足够大,可以甩开步子狂奔而不踩前排的脚。

这种结构,既保证平衡不会翻车,又保护自身免遭侵害,手中握着钢筋推动发力+小跑前进,充当人力小白鼠之余,还能控制加速度,又能微调方向,颇有人体蜈蚣的味道,真真是奇葩中透着一种丑陋的帅气!

最终,修理工老大哥两组推车的前端,手工安装一款倒‘V’字型简陋撞角后,众人摩拳擦掌,对着‘丧尸迎宾大道’跃跃欲试……

“决定了,就叫它‘死亡手推车-丧尸攻城锤号’吧!”韩斌满意的看着心血之作,感叹道。

其他人表情微变,却没有人站出来反对。大家彼此互不相识,这鬼玩意又是这个年轻人一力促成的,谁也不想恶了关系,姑且就随他开心吧。

经过一番努力,粗糙的‘丧尸攻城锤号’彻底完工,看上去完成度极高,但贸然冲击尸群依旧是不理智的行为。于是韩斌几人商定,在空荡的路面上进行一次简单预演。

此时在场众人,也分裂成两个阵营:继续等待的消极派,和决定冲击‘丧尸大道’的行动派。后者包括了表示继续带头冲锋的车叔、单马尾的长~腿女会长,她的一部分同学们,以及这场行动的灵魂策划人‘韩斌’。

车叔指挥几位男性,在路面上设置多种障碍;随后众人就绪,排成一纵列,掌心握住‘攻城锤号’中间的金属横杆,在路灯下助推、小跑、冲刺。

最令韩斌惊喜的是,这种超市购物车拼凑出的‘长龙’,并非只能死板笨拙直线移动,它同样可以变向,甚至能够扭动?!是的,完全可以蛇形般走出‘S型’扭曲轨迹。

(事实上,如果不怕被保安殴打的话,你还可将长长一列购物车,扭成一个首尾相连的环状。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

就这样,众人站在两行手推车之间,通过固定死的横杆来施加推力+左右移动控制方向。几次试验后,就熟练掌握最基础的‘蛇型走位’。不仅成功前行近百米,沿途还撞翻或规避各类障碍物。

确认这套玩法不会轻易翻车or狗带后,众人信心高涨,齐心协力将‘丧尸攻城锤号’推到‘丧尸迎宾大道’的路口,调整好角度,对准这条求生之路中央的单黄线。

“不!我不要突围!放我出去!我要退出!”

此时,极端惧怕行尸的怂妹高文,无法承受数百怪物的热情注视,全身颤抖着放声大哭,甚至迈不动步子。

她从头到尾,都没表现出一点想要参与的想法。奈何无论她的两位好友,还是她的顶头上司女会长,都无视了怂妹的个人意愿,替她报了名。

韩斌对这只吉祥物般的拎包侍女,还是挺有好感,她的幸运值似乎不低的样子?这就让他想到了自己带着五福星大杀四方的情景。

此刻,距离引导者约定的‘三小时’已经不远了,其他人对怂妹的表现感到不耐。于是韩斌从背包中掏出一卷捡来的透明胶带,封住这个被强行代表的妹子嘴巴,让她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哽咽。

紧接着,几个强壮有力的男性也围了上来,大家七手八脚,便将她手脚缠死。像是电影中被贩卖的小猪仔,悬挂在一根横杆上,吊在空中不晃动。

每一辆车子的内部,都有着类似祈求平安的‘吊饰’。‘丧尸攻城锤号’自然不能少,怂妹就是大家的‘超大型-人形护符’。

见其他人都看过来,韩斌用尽最后一截胶带,将妹子固定好后,歉意的回答道:“对不起了,就是图个吉利呗!”

“你们搞快点!”车叔不耐烦的催促起来。

这尊老司机已经站在‘攻城锤号’的第一节,即将控制移动方向,带头冲锋。

随即,在大家的尖叫中,韩斌等人齐心协力,开始助推跑动。带动身两侧的小破车不断加速,一往无前的撞进丧尸群落中。

挂在横杠上超大型幸运护符,也在来回摆荡,撞击着两边的推车,发出‘呜呜’的挣扎声,两只惊恐的眼睛中眼泪止不住的在流淌。

……

但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很快!‘攻城锤号’与尸群短兵相接,随即是剧烈的冲击感与颠簸。

两侧推车不仅撞翻一只只咆哮的丧尸,靠外的一排小破轮,偶尔还会无情的二次辗轧jiojio,让车身颠簸感更加剧烈,甚至卡死,直接拖动行尸摩擦地面,一起向前移动。

好在他们人多力量大,生死关头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全力输出!

最终大力出奇迹,并没有被拦截下来,而是一路粗暴向前,手中横杆剧烈颤动,震得手心发痛。而某大型护符更是被墩的直翻白眼。

那些外围的行尸,动作慢了一拍,来不及靠近阻拦。偶尔也有被车轮撞翻的。

除此之外,一小部分丧尸被撞开后,又被推车上的铁钩挂住衣服,被带动着摔倒,干扰其他行尸动作,滚成一片。

亦或是干脆上半身被撞成折叠,趴伏在推车表面,不断伸向中间的幸存者,胡乱抓扯。吓的一些胆小之人失声怪叫,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但依旧死死握住横杠,化恐惧为力量,发疯的加速飞奔,只为那够快速逃离这片人间地狱。

万幸这些丧尸的脚腕被锁链拴住,移动范围呈一个扇形。当队伍成员嚎叫着继续移动后,它们身后的锁链扯到极限。也有个别丧尸坚忍不拔的,身体直接悬空,绷的笔直,然后扫落周围一片,最终无奈摔落地面。

但仍有极少数情真意切的行尸,牢牢抓~住某幸存者的身体不肯松手。纵然千劫百难、粉身碎骨,亦无怨无悔,只为今生这一次短暂的相逢。

哪怕被挣断了胳膊,摔在地面,被无数同类反复践踏,依旧瞪大了浑浊的眼睛,死死盯住远去的‘攻城锤号’,口发出不甘的呐喊声:“呃…呃,呃……”

“啊啊啊啊!”

一个中年人看着死死攥紧自己胳膊、甚至指甲都嵌入皮肉,伤口开始向外渗血的丧尸断手后,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心理压力,崩溃掉,开始一边大喊一边狂奔。

卖力奔跑的韩斌神色古怪,心中腹诽:莫非这人回忆起与那只丧尸缠~绵悱恻的前世今生?所以无法接受生离死别残酷现实,最终精神崩溃?喊的这么凄厉。但你们可都是男♂性啊。

看似密集的尸群,终究因为锁链限制的缘故,无法形成真正的合围之势,能造成干扰的只有极少一部分。

最终,‘丧尸攻城锤号’小队成功突破了包围,杀穿这条行尸街道。

“呼……呼……哈,啊哈哈哈!”

韩斌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看着身后不远处的行尸们,疯狗般对着自己狂吠,继续不断伸手徒劳捞着空气,接着大笑起来。

“真是刺激啊!”消防斧猛汉车叔也笑了起来,将他背包中仅剩的半瓶水浇到头上,接着四肢张开,瘫在地面上。

其他人也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看着周围大量恢复电力照明的路灯,感到重获新生,心中感叹:活着真好!

被挂在推车中央的‘护身符’,也在呜呜呜的扭动摇摆着,同样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滴!

韩斌突然听见一个短促的提示音,“任务完成,十分钟后离开。”

十分钟?韩斌四下看了眼,已经有不少的人开始走进营地,包括消防斧猛汉车叔还有女会长,他本来还想和他们说一声,但转念一想,不由暗自好笑,自己只是这场试炼的一个过客,和他们不一样,他们看样子是要在这个营地生存下去,自己却是要回去村庄的,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还有十分钟,韩斌也不想再和其他人发生交集,找了个僻静的角落,默默的坐在马路牙子上,将系统页面打开,本来这个页面只能在村庄里面才能使用,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可以在这里使用。

页面上只是显示的这次任务的信息,其他的一无所有,连现在村庄还有多少资源都不显示。

这些韩斌倒是无所谓,看到任务已经是完成的状态,点了一下韩斌发现居然不能交任务,看来要回到村庄才能领到奖励了。

喜欢末日大游戏系统请大家收藏:()末日大游戏系统新更新速度最快。